image

Erich Caparas

恭賀Erich Capars 在2016年PPAC攝影大賽獲得最高榮譽的白金獎,2016年PPAC 十大國際攝影師,人像攝影比賽組別的金獎,及在作品打印大賽中的三張入圍作品獲取金獎等級的分數。Erich 也是PPAC美國大使。及在2015年獲FMPA。讓我們更多地了解Erich的故事:

Erich:雖然大多數我的攝影都在商業和廣告上,但我最大興趣還是在人像攝影。我經常使用家裡的和我公司的工作室,做我的個人寫真攝影的工作。在2000年至2011年我辭退攝影師職業轉為全職房地產經紀人。2011年我重新燃發對攝影的興趣並投入這攝 影行業,是由於日見數碼相機的興起而感覺真正攝影的手藝將會永遠失去了。 2011年,我再次投入這行業。這一次我只想做我喜歡的拍攝類型:人像和時尚。

教學不是我的所計劃想做。我只是被哄進去而已。我剛開始的時候,把我拍攝的相片貼在我的Facebook上,並很快得到攝影愛好者開始問我問題,follow我,及提出相同的問題。我意識到大多數人進入攝影行業,對後期圖片處理,都缺乏基本原理。快門,光圈和感光速度的認識只是限於得到圖像更亮或更暗的數字而已。那些使用後期圖像處理的插件和軟件的使用者都不理解軟件的基本概念及基礎。當我瀏覽了一下市面上對有關圖像後期處理的書藉和在線的教程後,我驚訝地看到這方面缺乏高質量的教材。作者們集中講述是工作流程,鍵盤快捷鍵的指令,和插件的使用。那不是教!這就像學習鋼琴只會音符和樂譜。你拿走的樂譜,鋼琴家是無法演奏的。要知道一個爵士樂鋼琴家可以閉上他的眼睛,即興地奏出他內心裡的意思,因為他懂得他的樂器,了解它如何運作。這就是我想引導學員對攝影技術和後期處理的學習理念。

為了了解Erich 更多,PPAC編輯做了與Erich 的專訪。

1-編輯:你投入攝影行業有多久?
Erich:2016年標誌著我39年的攝影。

2-編輯:為什麼你從小開始便投加入攝影?
Erich:在記憶中應該從小時開始喜歡畫畫。在1970年代初我佩服那些創造帶有音樂圖標多彩海報的人。但問題是我不能畫好。當我的父親給了我他的Olympus相機, 我很高興。攝影給了我一個機會不需手繪而表達我的創造力。

3-編輯:可與我們分享一下過去多年的攝影生活中的喜與悲呢?
Erich:到現在為止我想不到在我的攝影職業生涯上的憂傷。我總是聯想攝影帶來給我的樂趣。 我會嘗試從器材選擇,拍攝, 黑房工作,photoshop的後期處理,及後來的教學與共享希望做得更好,正面,刺激及有趣。

4-編輯:如何有更多的想法和創意靈感,讓您創造出美好的作品?
Erich: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也是我被問到最多的問道。我可以寫一本關於這問題的書,這是一個在分享會上非常好的話題。我可以將答案縮小到4個字。對於這4個字的首字母縮寫是IMAC它代表Invest投資,Mentor導師,Attitude態度和Claim主張。但是,這些字眼並不能按字面解讀。我需作面對面的詳細解釋。

5. 獲獎後有任何話想和大家分享呢?
我個人在能獲獎中只佔一小部分。我獲勝的多幅作品的一大比例是當中的主角和拍攝背後的團隊。沒有他們,就沒有這些作品。他們都是我最感謝的人。